資訊中心

聯系精華數控

常州精華數控設備有限公司

地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高新技 術開發區西湖路120號

聯系人:王總經理

電話:0519-86530578

傳真:0519-86531265

網址:http://www.xjlzau.live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213100

“中國制造”的六大新常態

   “中國制造”自金融危機以來的貿易表現一直萎靡不振,甚至可以用每況愈下來形容。近期和近年的貿易數據一覽無余地呈現了這一趨勢。雖然從數據中也發現了質量提升和份額增加的痕跡,但難免有捕風捉影和自我安慰的嫌疑。更為令人憂心的是,“中國制造”面臨的挑戰恐怕已不是經濟蕭條背景下的暫時寒冬,而是內外經濟環境變遷造就的新常態。    

   “中國制造”是在內憂外患的雙重壓力下走入瓶頸的。內部的勞工成本和商務運營成本持續上漲,勞動力優勢逐步削弱,“中國制造”走到了轉型和升級的十字路口,彎道轉向不得不放慢速度。外部的不利經濟形勢削弱了需求,低端制造面臨東南亞和發展中經濟體的低成本競爭,高端制造需要抵御發達國家的沖擊,“中國制造”深處“前狼后虎”的中間層。    

    往后走恐怕已沒有退路,傳統“中國制造”的春天已經一去不復返。做好轉型升級,平穩過渡好彎道轉向,往前走入新的康莊大道是未來發展的唯一選擇。這其中的重要一步,是要準確認識和判斷“中國制造”面臨的新常態。

    “中國制造”的新常態之一是勞工成本優勢逐步削弱。美國波士頓咨詢集團(bcg)近期發布的《全球制造業的經濟大挪移》報告指出,中國的制造成本已經與美國相差無幾;在全球出口量排名前25位的經濟體中,如果以美國的制造成本為基準100,則“中國制造”的成本指數為96。結果一出,引起廣泛關注和軒然大波。報告以單個產品或者個別局部案例制造聳人聽聞,以達到吸引眼球的目的是毫無疑問的,但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中國制造”的勞工成本優勢確實在逐步下降。勞工成本的上升主要源自兩個方面的動力:一是過去幾十年高速經濟增長帶來的要素收入和報酬增加,是增長和發展的效應;二是房地產等資產價格虛高引致生活成本上升而帶來的被動工資增長,屬于資產泡沫的引致效應。勞工成本優勢的不斷下降決定了傳統勞動密集型制造業競爭力消失,產業向東南亞和印度等低成本國家轉移。    

    “中國制造”的新常態之二是出口增速放緩。全球金融危機之后的“中國制造”出口數據已經充分展現了增速放緩的趨勢,從危機前的兩位數增長已經降到了一位數的增長,甚至在某些月份出現負增長。出口增速放緩的原因有多個方面:“中國制造”的成本上升帶來部分出口加工產業向外轉移,出口下滑;危機帶來的外部需求下降沖擊對“中國制造”的需求;匯率的升值和波動影響出口。這其中起根本作用的是“中國制造”的成本提高帶來需求的下降。    

    事實上,金融危機之后全球貿易增速都出現了減緩的趨勢。世界貿易增速通常是世界經濟增長速度的2倍,但最近幾年卻低于經濟增長的速度,這是40多年來第一次出現的新情況。英國《金融時報》的社評《理解世界貿易新常態》分析原因認為是全球貿易體系在發生結構性變化,很多跨境貿易的經濟活動開始轉向各國經濟體內部,減少了貿易總量。這突出表現在中國,中國在東亞生產鏈體系中負責總裝配的局勢在轉變,“中國制造”中的中國含量不斷提高,更加名副其實。另外,貿易對經濟增長的反應呈現長期下降的趨勢,同時外國直接投資正在變得比貿易更重要,這都助推了貿易增速的下滑。“中國制造”出口增速放緩同樣受到全球貿易增速放緩的大局勢影響。    

    “中國制造”的新常態之三是轉型升級和價值鏈攀升。轉型升級正在沿著幾個不同的方向發展,一方面原有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東南亞和印度等更低勞動力成本的國家轉移,以及部分向國內的中西部地區轉移;另一方面,“中國制造”向價值鏈更高端的產品延伸,轉型生產更高附加值、更多資本和技術含量的產品。《“中國制造”2025》為“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設計了規劃,提出通過“三步走”實現制造強國的戰略目標,將重點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十大重點領域。    

    “中國制造”的新常態之四是互聯網和傳統制造緊密融合。“互聯網 ”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產業和商業模式,代表了一種先進的生產力。“互聯網 各個傳統行業”利用信息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平臺,促使互聯網和傳統行業深度融合,將成為新一輪“中國制造”的制高點。智能制造是“中國制造”的未來趨勢,互聯、集成控制、智能生產、數據處理、產品創新等是未來制造業發展的關鍵。德國政府在2013年提出的“工業4.0”描繪了一個通過人、設備與產品的實時聯通與有效溝通,構建高度靈活的個性化和數字化制造模式,就是著重規劃互聯網和傳統制造融合的生產方式。《“中國制造”2025》同樣強調這一新模式,甚至被譽為“中國版工業4.0規劃”。    

    “中國制造”的新常態之五是跨境電商成為出口新業態。跨境電商通過電子商務和網絡將“中國制造”直接銷售給國外的零售商甚至終端消費者,減少中間環節并降低了成本。跨境電商的外貿新業態呈現了不斷擴張的趨勢,貿易的規模逐年上漲,成為中國外貿企業尋求海外商機的新選擇。近年中國陸續出臺了多個跨境電商的政策,“國六條”明確通過海關、質檢、稅收、外匯、支付和信用等六項措施支持跨境電商發展;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聯合發布,明確跨境電商零售出口稅收優惠政策;國務院發布《關于支持外貿穩定增長的若干意見》,鼓勵企業在海外設立批發展示中心、“海外倉”等各類國際營銷網絡。    

    “中國制造”的新常態之六是加工型制造不斷萎縮。加工貿易在最近幾年一直呈現規模下降的發展趨勢,進口原材料在中國出口產品中所占的比重逐年下降,已經從2000年的50%下降到現在的不到35%。加工型制造業萎縮的根本原因是“中國制造”的勞工成本上漲,中國加工制造正在逐步喪失競爭力,并且這一趨勢將不斷發展。   

     認識和把握“中國制造”的新常態,順勢而為促進轉型與發展,推動“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或“中國創造”的轉變。我們相信,“中國制造”的新常態將更加美好。

| 發布時間:2016.09.09    查看次數:
  • 公司首頁
  • 公司簡介
  • 產品中心
  • 新聞中心
  • 樣本中心
  • 銷售網絡
  • 聯系我們
  • 彩经网排列五走势图